互联网运营圈 - 关注武汉网络运营、互联网创业那点事

李国庆和俞渝为什么没离婚?

时间:2019-10-12 19:05:27 作者:admin 来源:互联网运营圈

在记者说到“感觉像一根刺一样”后,李国庆否认到“不是一根刺”。随后,拿起桌上的水杯转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镜头里,李国庆出乎意料的动作一气呵成,坐在李国庆对面的记者,下意识地缩着肩膀往后躲了躲。在一个商业访谈节目中,溅出的水花、成为碎片的玻璃杯,像是使用了慢镜头,令人印象深刻。

这数十秒成为这次访谈中传播最为广泛的片段,朋友圈和各大媒体平台到处可见外,还有人将李国庆摔杯的动作做成了循环的动图。

但“摔杯”只是一个信号和标志性的存在。

摸着鼻子,深吸了一口气,停顿了数秒后,李国庆双眼看向斜上方,重复着那句“不是刺。”

吐出那口深吸了的气后,李国庆进入了回忆模式,“她从来过去说,为了鼓励我战斗,说,没我俞渝可以有当当,没你李国庆就没有当当。她也从来说,几年前说,咱俩有一天如果不能在一起生活,那么你拿大头,我拿小头。我说,不,五五开。她说三七也行,我四也行你六也行。我说,那干嘛,当然你是史上最贵的CFO。我说,也不对,你什么都不干,你是我老婆,也该拿一半。”

李国庆用这些略微混乱的描述,向记者复述着两口子曾经的对话。

“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呢?干嘛用这么阴谋诡计的方式呢?”在说到这句话时,语速逐渐变得不那么连贯了,停顿中,语调也从刚才铿锵有力的反问句,逐渐变成了一句疑问句。

沉静了数月后,李国庆再次因为“控诉老婆俞渝”上了热搜。10月10日,李国庆接受腾讯新闻《进击的梦想家》采访视频上线。#李国庆访谈中怒摔水杯#、#李国庆与俞渝已分居#等话题冲上微博热搜榜。

李国庆和俞渝之间的分歧、不和,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指名道姓地在公开场合数次吵架,却还能继续维持着这段婚姻,却是一件让人十分费解的事。“他俩为什么还不离婚”“还没离婚也是奇葩”,但凡李国庆出来控诉俞渝一次,便就会收到一波这样的惊叹和疑问。

“如果你是孙中山,我就是宋庆龄”

李国庆和俞渝,曾经也爱过。

陪他一起创业的前女友甩下一句“在垃圾上跳舞”后,与李国庆正式分道扬镳。

1996年,李国庆心里憋着一股气:我就要在垃圾上开出灿烂的花朵!带着“担任跨国公司中国首席代表,坐着高级车在国贸顶层办公”的梦想,他远赴美国寻找机会。

4月,时任北京科文实业集团董事长的李国庆带队到美国哥伦比亚州考察,在饭局上邂逅了比他小一岁的俞渝,两人交谈甚欢,可以说是一见钟情。

回忆第一次见面的感觉,俞渝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电影《庐山恋》里的郭凯敏,他是那种聪明、有主见的小伙子。我给他讲如何融资,他认真地用笔记下来,我一看就乐了。”那张笔记纸,李国庆保存至今:“当时俞渝谈吐中显示出的才学与见识,震撼了我,只觉得她真是一个才女。”

通过两人创业成功后接受采访描述中拼凑得出的信息来看,这里“一见钟情”还隐藏了“一拍即合”的意思。

1996年,俞渝觉得自己个人的危机,就是过了30岁还未成家,也没有一个伴侣。

俞渝回忆,“李国庆就老是来找我,然后我们就开始约会了。后来他先提出来结婚,我觉得挺自然的,和他呆在一起挺踏实的、挺舒服的、挺好的。我那时候也很想结婚,我想要个家了。我甚至觉得结婚的对象是谁并不重要,结婚的时间很重要。谁在你很想结婚的时间出现,基本上就是他了。”

比俞渝大一岁的李国庆就这么出现了。而此时的李国庆,在经历了6段感情后,正“预谋娶个海归”。

2014年,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传达了“预谋娶个海归”的想法:“我是预谋要娶个海归的,1987年大学毕业后,我们家6个孩子我最小,所以我父母年龄都很大了,很大,然后我母亲身体又不好,我就放弃了出国留学,所以我有一段就觉得是空虚,老觉得没有海外生活经验,现在海归我就特别向往,但自己又做不到。”

等待回国海归不成,李国庆前往美国:“东看看西看看,波士顿、纽约那么谈,这时候碰上了俞渝了。”

一切水到渠成,两人不到3个月就闪电结婚了,结婚3个月后怀孕。

相识之初,俞渝曾对李国庆说:“国庆,你是我命里要辅佐的那个人,如果你是孙中山,我就是宋庆龄。”

在后来的采访中,俞渝也提到了这一点:“李国庆成为我丈夫,和我在一起做事,他身上有很多吸引我,他有很多让我崇拜地方。”

“能坚持到现在,我也算个奇葩”

儿子出生后,俞渝在纽约边工作边带儿子,实在熬不住,才回到阔别十几年的北京,跟李国庆一起创业。

某次,俞渝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书,结果找书找得晕头转向,她想到了自己在美国上“亚马逊网上书店”购书的体验,觉得如果在中国也办一家网上书店,一定能够给读者带来便利。

创业夫妻档,与其他普通夫妇的主要区别,便是多了一重身份——夫妻之外还是工作上的合伙人,合伙人身份中也会掺杂着夫妻的感情。

不提普通夫妻间的矛盾和冲突,俞渝和李国庆身上的两重身份,代表着两重关系,也意味着更多的分歧、矛盾和冲突。

杨澜曾在节目夸赞了俞渝和李国庆共同下海创业的美谈,但俞渝略微思索了下,讲了一个建议:“很多时候有人让我给创业者建议,嗯,我的建议就是不要夫妻俩人一起创业。”

创业后,夫妻俩人的经常有争执,但各自秉持一个原则——不在家里吵。“冷暴力和热暴力一样可恶,争执最严的一次,曾经离开北京,在纽约待了一个多月,就是很生气,不想见到李国庆。”时隔多年,俞渝说完后,还重复了下“很生气”。

离家一个多月后,纽约的一个朋友去看俞渝,问她,“你离开家多长时间了?你在干什么,你必须马上回家,你要面对你的责任,你要面对现实,你不能任性。有些事你可以任性,这件事情上你不能任性。”

“那时我孩子还挺小的,就决定回来了” 俞渝停顿了一会,又加了句“溜溜地回来了。”对于没有解决问题,只是为了孩子的回归,这是一种妥协而已。

逐年累积中,2013年,分歧与不和浮出了水面。

“李国庆想创业,我当时就是‘陪太子读书’,我是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人,我也是思维很缜密的人。做企业和过日子是不一样的,做企业的时候,任何两个有思想的人就会有不同的想法,就会有很多的冲突,但是你带着这些冲突回到家,我是接着冲突还是不冲突?我要不继续冲突,我会觉得我自己很虚伪,我要继续冲突,日子就没法过了。”

2013年5月18日,在当年的“中国商界木兰年会”上,俞渝在对话中称,千万不要和自己的配偶创业,并笑称自己能和李国庆的婚姻坚持到现在,“自己也算个奇葩”。

婚姻与创业并行,这道难上加难的题目,两个高材生也没给出完美的答案。甚至走到如今,李国庆也未将夫妻和创业伙伴这两重关系剥离开。

“摔杯”的访谈中,李国庆也明确表示,对写了“逼宫信”的副总和高管并没有什么怨恨,但对俞渝却难以原谅:“明明有那么多方式,为什么要选择阴谋诡计?”

与李国庆不同的是,面对外界对二人关系好奇和追问,俞渝的回答也并不出格。

李国庆在微博上口无遮拦高调发表各种意见,还“大战大摩女”,但这样的表现,对外的立场上,俞渝一直站在自己丈夫的一边,她对自己丈夫的评价是:“李国庆就是一个性情中人,比较二的一个人。”

二人的分歧和冲突,也被描述为专业上无对错的分歧:“创业这十几年,我跟李国庆在公司发展上会有很多冲突和分歧,但发展是硬道理,该妥协的时候,会彼此妥协。当然,我们的‘吵架’就像是记者和编辑吵架,编辑和总编吵架,都是正常的工作分歧。”

其中,最大的冲突和矛盾点应该就是对当当未来的规划上。李国庆曾自曝,每当自己想做大的时候,俞渝都会想把当当卖了。

企查查显示,从当当历年的融资历程来看,共经历了5次。分别是2000年,软银中国资本、IDG资本的600万美元的A轮;2004年,Tiger Global Management,1100万美元的B轮;2006年7月,华登国际、IDG资本、Altos Ventures、DCM资本2700万美元的C轮;2010年的IPO,以及2018年的并购。

一家互联网公司,从成立到IPO,再到并购,这样的融资节奏中,透露中对资本的克制。

“这公司没俞渝,会比现在好10倍”

值得欣慰的是,至少这对夫妻在反对夫妻店这件事上,两人的态度非常一致。

近期的控诉中,还有李国庆还自曝被老婆俞渝踢出局,细数“驱逐”三步曲:股权变更、逼走副总、再加逼宫信。

李国庆口中的第一步股权变更,与儿子有关,“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,管理层的占股是 32%,其中我27.5%,俞渝5%。后来,当当私有化的时候,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。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,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,最后俞渝持股64%,李国庆27.5%”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当当的核心人员仅有两人:董事长兼CEO俞渝,以及跨境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田沛刚。

“我和俞渝性格都很强势,不像有的夫妻店那样,有一方是主导。”李国庆也曾提到夫妻店问题,“也许早期夫妻店治理结构挺好,抵挡了各种算计,来自资本,来自合伙人,但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,一定要结束夫妻店治理”。

本次“摔杯”的采访中,记者问到谈到夫妻店的各种弊端时,李国庆用家务琐事阐述了创业对生活的影响,“俞渝就在就在纽约给我做过一顿饭,认识二十多年就没给我做过饭,当然也没给我洗过袜子。不过,都是保姆洗,保姆请假司机上。”

这样的言论,一如既往遭到了舆论“俞渝真是好脾气啊,还没跟他离”的调侃。

2019年2月20日,李国庆如愿彻底结束了夫妻店治理——发布公开信,宣布离开当当。而当当这家互联网中的最后一家“夫妻档”,正式下线。

在这之前,有媒体报道李国庆数次提出离开,但未成功。

刘强东案件为李国庆制造了离开的“转机”。

2018年12月下旬,刘强东性侵案在美国免于被起诉,当天在微博发布了一条相关的说明微博。李国庆快速跟上,转发留言表示:1.非性侵,只是婚外性,对股东和员工谈不上伤害。2.非婚外情,只是性,对老婆伤害低。3.非嫖娼,对社会风气负面影响低。

将出轨划为“三六九等”后,遭到了舆论的质疑和官方的批评。第二天,当当官网微博果断发布一篇信息量巨大的声明。

声明中透露了三个信息:1.李国庆只是当当的联合创始人,离开管理层、决策层已经有一段时间。2.不允许李国庆在个人社交平台继续使用当当的logo。3.李国庆把婚外情分成三六九等,打上无聊的标签,把自己的婚前行为,搬出来嘚瑟,美曰分享,当当强烈谴责李国庆的此番言论。

在这份官方的声明中,在读到第三条信息的表述,感受到了俞渝的个人情绪——尴尬和愤怒。

2019年上半年,李国庆带着自己的新项目,高调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。每次采访都会曝出一些与俞渝相关的“独家猛料”:李国庆是如何离开的当当的?李国庆离开当当,是因为被俞渝一脚踢开?俞渝用阴谋诡计逼得李国庆离开?

李国庆曝出的所有“独家猛料”,都需要带个问号。不仅是因为只有一方的言论,哪怕俞渝来了,也需要带个疑问。

有意思的是,夫妻吵架,为何每次爆猛料的却都是丈夫?“摔杯”之后,李国庆还回家还怎样面对俞渝?

他俩为什么还不离婚?可能要感谢“夫妻档”——夫妻档让本来简单的工作和利益关系变得不那么纯粹,也让原本复杂错乱却纤弱的丝线上,镀了一层金。

4年前,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,“当当年销售额100亿美金的时候,我就该辞职了,我的局限性可能就束缚了它更大的发展。”

2019年7月,李国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拿出了李斌的观点:“蔚来汽车李斌曾经在当当前身干过,他跟俞渝打过交道,是我们当当前身的总经理。十多年过去,他的观点至今没变:这公司没俞渝,会比现在好10倍。”

参考:

1.《光阴的故事:李国庆、俞渝和当当网》

2.《李国庆娶俞渝内幕:早有预谋 恋爱3月闪婚》

3.《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?》

4.《俞渝:如果可以选择 绝不和李国庆创业》

相关推荐

  • 李国庆和俞渝为什么没离婚?
    李国庆和俞渝为什么没离婚?
    在记者说到“感觉像一根刺一样”后,李国庆否认到“不是一根刺”。随后,拿起桌上的水杯转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镜头里,李国庆出乎意料的动作一气呵成,坐在李国庆对面的记者,下意识地缩着肩膀往后躲了躲。在一个商...

新零售热门

小红书的进化与坚守

京东物流携手沙县小吃 推出冷链品牌“鲸鲨”

吸猫养狗成时尚 崛起的“它经济”未来能走多远?

每日优鲜死磕社交拼团 手里只剩这张牌了?

切入社交拼团 “每日拼拼”会是每日优鲜的新稻草吗?

热门文章

我的熊掌号站点已经被新的验证者验证所有权 应该怎么验证回来?有没有办法

微信、微博、APP等里面的动态 可以同步到熊掌号主页吗?

微信开放搜索:新的万亿市场即将开启

小红书的进化与坚守

四个案例 教你如何用抖音帮线下门店强势带货?

这些小程序将是2019年的潮流 你GET了吗?

熊掌号搜当红明星的动态资讯准确吗?该怎么操作?

如何快速做一个知识过滤器 完成更高效的内容运营?

看懂熊掌号大数据内参 一秒钟摸清2019年互联网的发展趋势!

熊掌号的自动回复怎么设置?给你10大理由 手把手教你设置